市政府台城大廈將“削頂降層”,明城牆景區超高建築今後也將實施降層措施,確保古都金陵風貌不受超高建築影響。南京城牆專家楊國慶對這一舉措非常贊許。他指出,南京城牆大規模維修工作即將接近尾聲,接下來如何對明城牆進行長效管理,使城牆遺產得到傳承,是主管部門必須考慮的問題。
  私搭亂建
  曾給城牆留下深深傷痕
  □金陵晚報記者 於峰
  南京城牆命運多舛
  楊國慶告訴記者,在近百年來的風雨滄桑中,南京城牆命運多舛,經歷過拆城運動的浩劫,也曾經長期被“私搭亂建”所困擾、遮蔽。南京明城牆作為“世界第一城垣”的雄壯氣勢,在很長的時間內得不到彰顯。
  在與南師大教授王志高合著的《南京城牆志》中,楊國慶對拆城運動做了回顧。他指出,從1955年至1964年的十年間,對城牆的大規模人為拆除,是南京城市歷史上的一件重大事件。也是造成南京古城破壞的最主要原因,直接導致了部分城牆、城門的傾圮,“這其中的歷史教訓值得我們永遠記取”。而1964年以後,對城牆的小規模損壞也沒有停止,一直到2000年左右,還有某緊鄰城牆的單位擅自拆城,開闢廠區通道。
  在拆城運動以後,南京城牆僅剩下了中華門、清涼門、神策門、石城門四座明代城門,挹江門、中山門、新民門為數不多的幾座民國城門。很多地段的城牆蕩然無存。
  據記者瞭解,目前南京城牆上還有若干無名城門,大部分是一些單位擅自在城牆上開的“廠區通道”。“文革”期間,某些單位在城牆上建防空洞,則給城牆留下深深“傷痕”。
  私搭亂建清代就出現
  過去幾十年中,對城牆另外一種嚴重破壞的形式,則是城牆兩側各種大規模違建。《南京城牆志》中提到,其實,城牆兩側的私搭亂建,早在清代就已出現。很多老照片顯示,民國時期,城牆兩側是大片骯髒低矮的棚戶區。上世紀五十年代後,城牆兩側的私搭亂建有增無減,城牆兩側到處都是低矮的平房,環境只能用“髒亂差”來形容。
  楊國慶還記得這樣一件事情,“有一次我在一戶城牆邊的人家做調查,發現他家是一個小院子,一面是房子,另外三面,有兩面是自家建的磚牆,還有一面竟然就是城牆。朱元璋建的大明都城城牆,就這樣成了他家的院牆!”
  傳承要靠長效管理
  1988年,南京城牆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城牆的維修工作,並投入大量精力對城牆兩側違章建築進行清理。楊國慶回憶,對城牆兩側違建的拆除從上世紀九十年代就開始了,“最初拆的主要是居民搭的違建,近兩年則主要拆除機關、院校、企業事業單位緊靠城牆的建築,拆除的力度比以前更加大了,難度也更大!”
  在楊國慶等專家編纂的一本城牆畫冊里,記者看到一組清涼門城牆在整治前後的新舊照片對比。整治前,這段城牆旁邊到處都是低矮民居,下雨天地面泥濘不堪,市民出行困難;整治後,城牆旁邊的房子不見了,代之以大片綠地,成為市民休閑的理想場所。
  楊國慶說,目前南京市對南京明城牆進行的大規模維修、環境整治工作,是南京城牆史上值得永遠銘記的又一個裡程碑。“今後,我們還應該考慮,如何對明城牆實現長效管理,如何使城牆遺產得到傳承,使得我們的子孫後代繼續享有這份文化遺產!”
  城牆專家
  金陵晚報訊 (記者 李沅)土豪金顏色,霸氣皇冠頂,太陽宮從建成起一直是這片青山綠水中被吐槽最多的“搶鏡者”。記者瞭解到,根據南京市政府的計劃,這個扎眼的“搶鏡者”將會在青奧前完成“變裝”,以一襲灰衣溫柔入景。
  太陽宮改造及周邊環境綜合整治項目規劃方案在年初已出爐。2月下旬,太陽宮外立面改造工程幕牆部分進行了招標,招標內容顯示,工期為86日曆天,工程規模為幕牆面積12430平方米,幕牆高度31米。這意味著,太陽宮將會在青奧前完成“變裝”,一除土豪霸氣,以一襲灰衣溫柔入景。
  據瞭解,太陽宮頂部金色皇冠造型構架將拆除,最高點相對標高從49米降至39米。太陽宮的輪廓將由一條傾斜的曲線重新定義,呈現出背依青山、俯瞰綠水的動態感。立面將被曲線劃分為兩種肌理,一種是開放的透明的錶面,一種是鋁合金格柵,顏色是漸變的深灰色,整體呈現出圓潤柔和的半透質感。其中,鋁合金格柵的設計就是為了要在屋頂上覆綠,讓它更加低調。屋頂覆綠包括東側賓館裙樓、南北兩端一層高大廳屋頂,東側格柵立面設計垂直綠化,融入環境。門廳屋面上進行綠化,可作為二層室外觀湖平臺。
  目前綜合整治項目已經開始施工,其中,去年底完成招標的太崗路地下通道正在開挖。招標公告顯示,該通道全長214米,下穿通道最大斷面為81.9平方米。這條通道將連接太陽宮到白馬公園,主要走非機動車和行人。招標公告規定工期為150天,保守估算,青奧前能完成全面貫通。
  根據南京市政府計劃,太陽宮及周邊整體環境改造要到2015年全部完成,但青奧會前將完成太陽宮外立面改造並恢復周邊的外部環境。
  台城大廈已經建起了圍擋。
  金陵晚報記者 劉鵬 攝
  市民聲音
  規劃設計
  旅游達人:國外非常註重規劃“天際線”
  金陵晚報訊 (記者 錢奕羽)金陵晚報連續2天刊載有關台城大廈為保護明城牆風貌主動降層的消息後,許多市民發表了看法。
  南京女孩夏楊夢穎已經走過了13個國家超過50多個城市。她說,在國外,城市天際線的規劃與保護非常重要。“2006年,英國南部樸茨茅斯綜合性建築三角中心被拆除,就是因為低劣建築污染了人們的視線。”夏楊夢穎說,“今後無論走多遠,我都會向外國的小伙伴們宣傳自己家鄉的美麗天際線!”
  在去年10月,《南京市城市設計導則(試行)》已經開始生效。《導則》指出,未來南京市城市設計將圍繞“建設現代化國際性人文綠都”的目標定位,堅持“綠色、人文、智慧、集約”的發展導向,突出南京“山水城林”的空間特色。
  登上一個城市的高處,山水樹木與建築是否相映成輝,是否協調?視線廊道是否暢通?《導則》強調,視線廊道的設計應創造富有層次感和韻律感的空間景觀形象,廊道內避免出現大體量、不協調的高層建築。去年就已提出老城內視線廊道為鼓樓-北極閣(雞鳴寺塔)-九華山、獅子山-石頭城、獅子山-長江大橋、中華門-雨花台、中華門-內橋、午朝門-富貴山、午朝門-光華門、神策門-小紅山、神策門-北極閣(雞鳴寺塔)、台城-幕府山;其他地區視線廊道為紫金山-龍王山-靈山、老山-佛手湖-浦口中心區、火車站廣場-玄武湖、青龍山-紫金山、紫金山-苜蓿園。
  此外,《南京城牆沿線城市設計》提出,保護明城牆,不僅是保護城牆自身,還要把明城牆亮出來,用起來,讓市民能夠體驗到、感受到、觸摸到明城牆,讓城牆在樹木建築中相映成趣,各自成景。許軍
  青奧志願者:“控高”規劃應嚴格執行
  城牆附近居民:期待欣賞玄武湖一片美景
  家在北京東路附近的徐熙彤,平時經常在台城附近散步,“站在這裡向北看,玄武湖和明城牆、遠處的南京火車站,一片美景。但是往東看,有兩棟樓顯得特別不協調,一棟是和平大廈,另外一棟就是台城大廈”。
  當得知台城大廈即將降到24米時,徐先生對政府這種從自身做起率先自拆的做法表示贊同。
  透過視線廊道,看賞心悅目的景
  期待降層後出現最美天際線  (原標題:霸氣不再 太陽宮青奧前溫柔入景)
創作者介紹

affair

gd21gdfmc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